冬将军

要来一个tomato吗?~

【PS:求一位会俄语的太太当老师。

Best bid farewell 【KJ】

傍晚的天空鲜艳的不可思议,比血要艳丽上几分。透过半敞的的窗户,隐约可见排列有序的树木,走廊的每个拐角都呈九十度坚硬而机械。浓厚的消毒水味刺鼻的味道刺激着人的鼻腔,刻板又单调的白色看久了眼睛都会无比的刺痛。

所以,只是眼睛酸了。

 

“我的患者在隔着两片海的美丽地方,我相信在那里,他会得到长眠。”

  银白色发丝高挑而挺直的男人有条不紊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—装满医疗用品的黑色皮箱,仅仅带着”作案工具”的他晃了晃手上的船票,表情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释然。

  他轻轻地蹲下拥抱了下还未及他大腿高的小女孩,那张消瘦脸上极少见的露出了温柔笑容。

 ...

2016-08-12

© 冬将军 | Powered by LOFTER